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阳导航网

搜索
icon1
南阳导航网 首页 房产楼市 查看内容

织梦者之楼市狂飙

2018-11-26 09:40| 查看: 411| 评论: 0

放大 缩小
主题摘要: 我曾经被沧月的《织梦者》打动过。云荒是一块千年前突然沉入海底的大陆。灭顶之灾来得如此突然,生活在这片陆地上的人们在一夕之间死去,无数的生灵死亡在刹那。他们在一瞬间爆发出的绝望、哀求和祈祷的力量惊 ...

我曾经被沧月的《织梦者》打动过。

云荒是一块千年前突然沉入海底的大陆。灭顶之灾来得如此突然,生活在这片陆地上的人们在一夕之间死去,无数的生灵死亡在刹那。他们在一瞬间爆发出的绝望、哀求和祈祷的力量惊动天地,云荒的守护神辟邪因之留下血泪。

他结成了“幻界”,并找到了时年十八岁的萧音,让她成为了织梦者。借助她瑰丽的想象,让那些魂魄不散的人们继续过着他们渴盼的活着的生活,云荒也得以延续其虚幻的存在。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有仙洲名云荒。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这是萧音第一次对云荒的描述,模仿《山海经》。那一年,她不过十八岁,已然才华横溢,明艳不可方物。

每天早上,辟邪把萧音写好的作品“化梦”--用他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力量、将凝聚了织梦者精神力的文字缓缓化为梦之卷。云荒就此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在萧音的笔下,云荒的世界在宏大的架构下, 有着繁复的各地风俗人情、地理天文,有着无数鲜活的细节:有干旱、流民、火灾、奸细、祈祷……

她甚至不惜笔墨地描写远离云荒大陆中心三大宗主国的偏远的曼尔戈部落的一次因夺嫡而发生的政变。

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十年间,不过是凡人的少女以一己之力维持着整个云荒大陆的运转,每日每日不停息地编织着幻梦。她的笔下操纵着万千生灵,不能出一丝差错。

十年间,萧音离群索居,身边除了辟邪,没有一个亲朋,她只为织梦而活着。十年间,她的青春和灵气几乎已被消耗殆尽,她已然心力交瘁。

当有一天辟邪的兄弟--守望同样沉没于海底的亚特兰蒂斯大陆的饕餮追问他这么做意义何在,兄弟间由于意见相左而争斗时,箫音透支了自己的心力,以助辟邪一臂之力--在十年的相守中,虽然明知对方是神,他和她之间如同水面的鱼儿偶尔看见了从天空掠过的飞鸟,自己生命的长度只不过是他一交睫的时间。然而看到他受挫,她还是忍不住出手。

从那之后,不可避免地,箫音的笔下出现了一次次失误,特别是在自己不甚熟悉的楼市领域。而被点破梦境的辟邪,心中充满空茫和绝望,竟然在化梦时也没有发现这些纰漏。

于是,继08-09年那次触底反弹后,楼市在2016年又经历了一次狂飙。

某个微信大号中,有这样的描述,“2016年上半年,全国土地出让金达到1.4万亿元,同比增长9.7%;其中,30大典型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为7356.8亿元,增长145.7%;除了杭州破天荒拿到830亿土地出让金外,苏州、南京、合肥、上海等城市的土地出让金总额也突破600亿大关。”

“在完成中报的15家上市银行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比例较2015年出现较大幅度提升,占比从之前的三成升至46.58%;个人贷款大幅超过企业贷款,而且个人贷款中,九成以上都是住房按揭贷款。”

在冰冷的数字后面,隐藏着一张张惶惶不可终日的面孔。充斥着这个世界的,除了炒房暴富的神话,就是因错过机会面临财富被无情稀释的人们发出的一声声悲鸣。

甚至一家挂着ST的亏损上市公司,因面临退市危险,要变卖北京城里的两套140平的房子,或可免于退市。两套房子的价格竟然相当于一个中型的实体公司,实体经济的疲软,楼市的奇异兴旺,完美呈现在这则新闻中,极大地刺激了公众神经。

发现自己铸下大错的箫音,露出痛苦的神色,陷入深深的自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我分明是一直在用自己的血肉灵魂来换取云荒的延续,可在楼市造富机面前,多少人有深深的无力感?又有多少好儿男失去奋斗的动力?

十年的相守,箫音已爱上了依附她的想象而存在的云荒大陆,悲悯着生活在大陆上的人们的生死,体会着他们生活里的悲欢离合,她记得每个婴儿出生时的第一声哭啼,她忘不了每个老人离世时眼角的泪滴。对于她笔下的这个世界,她投入了没来得及给亲人的真情,每日看着他们的梦起和梦破。

这十年,她舍弃了作为一个人的所有的快乐苦痛,她自觉要对自己笔下这千万苍生的枯荣流转、生死离合负责。她只为云荒之梦而活着。

她在为他们编织绮丽瑰梦的时候,几乎已经忘记了她笔下的这芸芸众生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死去,她不曾想过在他们的意志中是否愿意延续这样的生活,或者干脆地选择解脱。

虽然,萧音难舍她苦苦维持的云荒,可她已没有力量继续织梦,更没有力量承受面对自己的失误时那份强烈的悲哀和空茫。

“云荒本为幻,何必空留一生执。”或者,从来不曾窥探过天地奥义,作为一个普通的凡人而活着,不必担着织梦者的重任,箫音会轻松点。

事实上,辟邪和箫音都不曾忘记饕餮不屑地追问:“死去的人,会有他们新的去处;而消失的文明,也会有新的文明涌现代替--时间在流逝,历史也在继续,你我都无法阻挡。辟邪,你这种延续着残梦的做法,实在是太愚蠢。”

1框架

网络督查 网站备案 网络举报 网络文明

豫公网安备 41010302002443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