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量子网

搜索
icon1
量子网 首页 社会民生 查看内容

河北1大学生在宾馆内死亡 生前曾发信息:活着太累_学生安全_安全要闻_佰佰安全网

2018-3-2 16:52| 查看: 1654| 评论: 0 |来自: 新京报

放大 缩小
主题摘要:李兴元最后一条朋友圈是1月30日凌晨3:16,“活着真的很累,就让我这么安安静静地死了吧,对不起我的家人,我撑不下去了,累了。”并配了一张碳在燃烧的图。 他是河北建筑工程学院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 ...

李兴元最后一条朋友圈是1月30日凌晨3:16,“活着真的很累,就让我这么安安静静地死了吧,对不起我的家人,我撑不下去了,累了。”并配了一张碳在燃烧的图。

他是河北建筑工程学院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21岁。当天,他被发现在学校附近一家宾馆内死亡。

家人提到,李兴元曾通过网络贷款。“最初借了五六千,还不起,后来越借越多,各种债务利滚利成了五万多。”家人转述李兴元的话,并提到目前仍不断接到催债电话。

重案组37号联系张家口市新车站派出所,对方表示已知晓此事,案件正在办理中,有进一步情况会另行通知。

▲2017年9月,李兴元通过贷款分期购买一台苹果手机。受访者供图

▲2017年9月,李兴元通过贷款分期购买一台苹果手机。受访者供图▲2月23日,李兴元去世后,“催收人员”仍向他的家人催债。受访者供图

▲2月23日,李兴元去世后,“催收人员”仍向他的家人催债。受访者供图

给父亲发短信“我撑不下去了”

1月30日凌晨3点20左右,李福全(化名)收到儿子李兴元的一条短信:“对不起,爸,我累了,撑不下去了,我早就感觉到会有这么一天,活着真的很烦很累,你醒来时我可能已经死了,我只希望你别太难过,死对我是一种解脱……”

他马上给儿子打电话。第一次没接,第二次接通了,他告诉儿子:“不管怎么样,明早我们父子俩好好谈一谈”。对方回了句“好”,随后挂了电话。

此后,电话再也没接通过。

▲李兴元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受访者供图

▲李兴元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受访者供图

当天早上7点半左右,李福全给儿子的女友马琳(化名)打电话,告诉她收到不太好的短信。她说自己正在实习,没和李兴元在一起,又联系了他的朋友张明(化名)帮忙寻找。

张明在河北建筑工程学院附近的网吧工作。而21岁的李兴元是该校大三学生,也是张明所在的网吧常客,两人熟识。

张明最后一次见到李兴元是1月29日下午。李兴元告诉他,马上要回家过年了,打算找个宾馆休息一下,洗个澡,当时他拖着行李箱离开网吧。

接到马琳的电话后,张明骑摩托车找遍学校周围至少10家宾馆。那天早上7点50分左右,他到过李兴元出事的宾馆,“当时对方说李兴元没住在这里。”张明告诉重案组37号。

而李兴元家人从警方处了解到的情况是,1月30日晚7时许,事发宾馆的工作人员打了报警电话,其在宾馆内发现已死亡的李兴元。

马琳称,1月30日晚,她在学校附近找男友,“在一家宾馆附近看到警车和救护车,我就进去了。当时我在前台,医生在房间里面。”马琳称,现场处理完毕后,警察问了她一些关于李兴元的信息。

一直到当晚8点左右,李福全接到儿子学校老师的电话,“说是学校附近的宾馆有学生自杀,现场有李兴元的身份证,让家里人来确认。”李家三人连夜出发,在1月31日下午到达当地派出所,直接被带到殡仪馆,发现死者正是李兴元。

探员2月28日从事发宾馆工作人员处得知,近期确实有人死在宾馆。

家人仍不断接到催债电话

家人提到,李兴元生前曾通过网络贷款。

李福全告诉记者,2017年10月中下旬,他接到儿子女友的电话,才知道儿子欠了贷款的事。

他与儿子电话沟通,儿子才承认“欠了五万多,最初是借了五六千,还不起,后来因为是分期贷款,有借过几百的,也有一千多的,越借越多,利滚利滚成了五万多。”李福全如此转述李兴元的话。

在此之前,李家每个月给李兴元1200元生活费,都是姐姐通过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此外,就是9月份李兴元告诉父亲准备考研,要了2100元。

2017年10月底,催款电话都打到了家里。“不断有人打电话催款,有说欠一两万的,也有1000多的,刚开始还以为是电信诈骗,没当回事。”李兴元的姐姐介绍。

李兴元的母亲至少接到过二三十个催债电话,“有个最初说是欠1900多元,后来说是2142元。”她说,每次打来的号码都不同,归属地有云南、广州等,且回拨过去都无法打通。

去年11月,张明接到催债电话,才知道李兴元网络借贷欠了两千多。他劝过李兴元不要再沾染这些东西,还给他算了一笔账:就算你抽烟每天8元,两顿饭25元,网吧一小时3元,一天也用不了几十元。“不至于欠下那么多钱”。

从接到催款电话到2018年1月,家里前后给李兴元打过四万余元,“他告诉我说这些还了就剩五六千,算起来也不多,按理说这事马上就解决了。”李福全没想到“儿子突然就这样了。”

直至现在,李兴元去世后,家人仍不断接到催债电话。

李兴元母亲提供的一段聊天截图显示,催收部的“叶鑫”称李兴元购买苹果手机,“拿手机就跑了,手机号就停了,什么意思?”

▲“催收人员”向李兴元的家人催债。受访者供图

▲“催收人员”向李兴元的家人催债。受访者供图

2月23日,“叶鑫”还通过微信威胁李母:“你交出你儿子出来,我们去找他!”、“我们找不到他!我们就找你们全家”、“我们会通过各种手段!包括你女儿,你不好生活”。

“叶鑫”发来的服务协议及订单显示,2017年9月19日,李兴元通过湖北瑞智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可以购物平台),分期购买8成新的Iphone6(32G)手机,金额3318元。还款时间从2017年10月19日到2018年3月19日,共六期,每期还款553元。如不能按时还款需缴纳违约金,其中逾期91天-120天为500元。

▲李兴元买手机签的服务协议。受访者供图

▲李兴元买手机签的服务协议。受访者供图

2月28日,重案组37号拨打湖北瑞智达(瑞银)公司客服电话,一名工作人员回复,李元兴目前还欠款1929元。

女友称其爱上网 常网络借贷

李福全记得,1月中旬学校放假后,儿子说要留在张家口打工,做兼职还剩下的钱,临过年时才回家。“说是同时打了两三份工,具体也没说做什么,只知道他曾经兼职做过话务员”。

马琳表示,李兴元平时爱上网,常常通过网络借款,供自己日常花销。“他什么事都不爱跟别人说,有什么事常常憋在心里。”她还提到从网吧网管处得知,男友寒假期间天天去附近网吧上网。

张明告诉记者,他知道李兴元有一个兼职是打游戏赚钱。在他印象中,李兴元几乎每天都去网吧上网,但是到上课时间还是会回去上课。

学校方面提到,李兴元成绩不太好,老挂科,之前辅导员还因成绩的事找家长约谈过,他平常的举止也像一个普通孩子,不怎么逃课缺课,出勤正常。至于他有没有在学校附近赌博、打游戏、借校园贷,平常有没有人找他还钱,学校表示“不太清楚”。

李福全印象中,儿子从小特别聪明,成绩很好。他高中就读于米脂中学,是陕西榆林米脂当地最好的中学。高一时,李兴元以第六名进入成绩最好的实验班。

高二上学期,提起想要报考的大学,李兴元想的都是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名校。

但下学期开始,李福全和妻子发现孩子变得叛逆。

他开始去网吧上网,家人觉得这是“青春期逆反心理”。此后,家人对他难以管教,“不顺心他就怎么说都不听。”用方言来说,李兴元很“牛”,就是“犟,说了很多都听不进去。”

上大学后,李兴元与家人沟通越来越少。在母亲眼里,他从“话多”的孩子变成“什么也不跟家里说的孩子”。

高考不如意,李兴元和家人商量,还是先去读书,再通过考研读个好学校。在平时差不多一月一次的电话沟通中,他常常与父亲提及想要考研的决心。就在放寒假前,他还说打算2018年下半年的假期就不去实习了,回家安心复习考研。

▲李兴元的朋友圈截图。受访者供图

▲李兴元的朋友圈截图。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15日,李兴元还发过一条朋友圈:“颓废了几年后,以前那些志向早已抛之脑后,面向阳光,积极向上,浪子回头还不算太晚。”并配了张手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南阳导航网提醒:学校、社会和家庭平时需做好对学生的安全教育工作,普及安全知识,确保学生人身安全。下面请看以下南阳导航网为您带来的安全科普知识,希望对您的生活有所帮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网络督查 网站备案 网络举报 网络文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