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量子网

搜索
icon1
量子网 首页 点滴收藏 查看内容

“任性哥”刘益谦的艺术品购藏单

2017-11-28 11:02| 查看: 527| 评论: 0 |来自: 网络

放大 缩小

       早在10年前,中国天价艺术品的主要争夺者还是以欧美与港台藏家为主,而在最近,这场争夺的主体逐渐更换为中国企业家。从欧美到港台,从港台到大陆,中国企业家重塑着中国艺术在世界位置的话语权。《艺术商业》11月刊“亿元拍品争夺战”带您看看顶级富豪们的狂欢盛宴。

       如果去上海,龙美术馆“伦勃朗、维米尔、哈尔斯:莱顿收藏荷兰黄金时代名作展”无疑是值得前往一看的展览,78件作品被视为荷兰黄金时代画作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展示,其中包括12幅伦勃朗画作、1幅维米尔画作、2幅哈尔斯肖像画以及来自同时代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这批展品的估价是5.53亿美元。在龙美术馆展出之前,这批藏品曾在罗浮宫、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建立5年的龙美术馆在展览质量上实可媲美国家博物馆,而其亮眼的藏品,更是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

       拍场“疯子”刘益谦

       2014年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秋拍进入最后一天,巨幅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专场亮相。佳士得中国瓷器与工艺品专家裴朝辉对当时的竞拍过程记忆犹新。他受内地资深藏家委托竞拍,亚太区主- 席高逸龙先生(Franois Curiel)也有一位委托客户,佳士得中国区总裁蔡金青则是代另一位客人投标。拍卖之前,唐卡估价为8000万港元,以5000万港元起拍。当时6人竞标,竞价过8000万港元之后,就只剩下3个委托电话的竞价,价格一直拉锯上升,裴朝辉的委托人竞价至1.5亿港元后退出。“这位藏家比较理性,心理价位就在2亿港元左右,业界默认的价位也差不多是这个。”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大明永乐年施”单行六字楷书款

335.3×213.4cm

成交价HKD348,440,000

香港佳士得

2014.11.26

锡金札西南嘉法王1940年代将此唐卡馈赠予英国友人,上一次现身拍场是在2002年4月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中

       最终阶段的竞逐在受电话委托的蔡金青与高逸龙之间展开。历经22分钟的竞拍角逐,数轮叫价之后,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最终花落蔡金青之手。拍后,刘益谦随即在微博上晒出这一藏品,并感叹:“硬从老外手上夺爱,3.1亿港币落锤,好辛苦。任性!”

       “买完了之后他说很任性,不是说他买下这件东西就是任性。这件唐卡当时成交3.5亿,现在5亿有没有?你能不能找出另一件来?”裴朝辉说。这件唐卡曾4次进出佳士得:早于19世纪40年代就辗转流入西方,1977年首次出现在伦敦佳士得拍卖现场,在当时以7000英镑的价格被一位印度收藏家拍下;1994年,这幅唐卡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在纽约佳士得易手;第3次露面则是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的拍卖上,创下3087万港元新纪录。“当时是不敢想象的价钱,之后唐卡拍卖一直保持这一纪录。”裴朝辉介绍,“第4次就是我经手的,因为我本身喜欢佛教艺术品,也喜欢唐卡。”在为唐卡做巡展时,客人形成两派意见:一是认为唐卡品相好、保存好、来源好;另外一派觉得不对,“保存太完好,太新了”。

吴彬《十八应真图卷》手卷、设色纸本

31×571cm

成交价RMB169,120,000

北京保利 2009.11.22

吴彬曾在万历年间官拜中书舍人,以画家供奉内廷。他长期在南京生活,与江南文人交游,对艺术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作品多为明清两代宫廷重视并收藏

       为了这一件唐卡,在香港巡展之时,佳士得请了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罗文华做了“明永乐款红阎摩敌刺绣唐卡考”的讲座,对类似唐卡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和分析,也有与布达拉宫藏品在图案、保存等方面详尽的比对。裴朝辉表示,“我们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刘益谦早早地就来到讲座,坐在第一排,带着他女儿听。在这个讲座之前,肯定很多人给他说过这件东西的重要性,但是他能不能下决心买,我觉得讲座可能起了一个决定性的作用。”

       拍卖之前,佛教艺术品收藏圈将2亿港元视为这件作品的心理价位,但因为刘益谦这个拍场“疯子”的出现,价格高出近1倍。“我以为2亿港元左右能够拿下,最后这个价格也没有太意外,这件作品很难用价格来衡量。”唐卡移交至刘益谦时,他说,“站在它面前,让我领略到艺术传承之重以及人类自身之渺小及卑微。”

       两年后,这件唐卡出现在2016年的“永乐大帝的世界—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上,全场共15件展品,全是龙美术馆的馆藏,包括1幅唐卡、4尊佛像、9件瓷器和1套郑和写经册页,多件展品是曾创拍卖纪录的天价文物,这批展品总价近10亿元。

       每年10亿元以上的购物单

       刘益谦的身影频繁出现在艺术品拍卖市场始于2009年,那时的艺术品市场刚刚经历低谷。在2009年10月举办的中贸圣佳秋拍上,清代画家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以1.34亿元成交,成为内地拍场第一件过亿拍品,是刘益谦竞得此作。

       随后的11月22日,在北京保利中国绘画夜场,明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出1.6912亿元天价,举牌者亦是刘益谦。在这一年,他还以9520万元竞得齐白石《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以当时中国家具拍卖最高价8578万港元竞得清乾隆御制紫檀“水波云龙”宝座,以8344万元购入清乾隆釉里红团龙纹葫芦瓶,以6171.2万元拍得尤伦斯夫妇收藏的《写生珍禽图》,以5824万元买下清宫旧藏《瑞应图》手卷,以4043万元购入陈逸飞的《踱步》,以3248万元买下陈逸飞的《长笛手》等多件拍品……整个2009年,刘益谦动用了13亿元购买艺术品,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亿元时代”的重要推手。

       2010年,刘益谦夫妇继续在拍卖场上频频出手,其中就包括其收 入 囊中的两件亿元拍品:以3.08亿元成交的《平安帖》和以1.137亿元成交的陈栝的《情韵墨花》。此外,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单件价格亿元大关的作品—张大千的《爱痕湖》(1.008亿元)也为其购入。刘益谦在当年接受采访时说道:“2010年我花在艺术品上的钱有个十五六亿,几件大的东西,加起来差不多就花了10亿元左右。”

王羲之《平安帖》手卷、水墨绢本

相关阅读

网络督查 网站备案 网络举报 网络文明

豫公网安备 41010302002443号

返回顶部